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主页 > 尊尚新闻 > 正文尊尚新闻
追踪:家人找到了 老王不愿回
来源:尊尚国际娱乐 | 发布时间:2017-09-13 13:26

 

  和亲人通话后的王老汉忍不住抽泣起来。

  王老汉在医院跟家人通电话时痛哭流涕。

大洋网讯上月底,本报报道了广州街坊老罗照顾流浪汉王老汉,直到王老汉最近突发脑溢血,让老罗倍感踌躇的故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不少市民都被老罗的义举所感动,还有人到医院看望王老汉。

上周,王老汉远在东北的亲人看到报道后,终于联系上老人。数十年过去,相隔千里的亲人终于通过视频见到了彼此。然而,新的问题却来了:亲人希望将老人接回家照顾,王老汉却执意不肯,事情再次陷入僵局。

进展:有人到医院看望捐赠

8月31日,本报以《好人老罗和流浪汉老王的故事》为题,报道了老罗照顾来自东北的流浪汉王老汉长达2年,在老人生病之际,希望帮他寻亲、求助。报道发出后,不少市民都联系本报希望帮助王老汉,当中既有热心慈善机构,也有普通市民。

如今,老人依然住在广州市中医院的病床上。主管医生张亮告诉记者,目前患者处于脑出血恢复期,下一阶段治疗仍需肢体功能康复,营养神经,加强吞咽锻炼,排尿锻炼,预防肺部感染,泌尿系感染及各脏器功能衰竭等相关并发症的发生。

虽然病情一天天好转,但更令老人魂牵梦绕的,依然是远在天边的亲人。而老人不知道的是,此时在东北的女儿吴媛(化名),已经看到了本报报道,发现照片中的老汉,正是自己的父亲。

对话:父亲老了瘦了 女儿几乎没变

“嘟……”远在吉林省的女儿吴媛握着手机,心情忐忑,思忖着电话打通那一刻,应该说些什么。电话那一头的不是陌生人,而是过去约20年音讯全无的父亲王学忠。

吴媛告诉记者,本报报道后,在东北地区,许多人的朋友圈里都疯狂转发着一位流落广州的东北老汉的寻亲消息。她看到之后,经过多方查证,确认消息中的老汉果然是早年背井离乡的父亲。惊喜、担心……吴媛的心情百感交集。“他跟我母亲离婚30年,后来又去了广州,之后我们断了联系,我们甚至以为他不在了。”

电话刚通,王老汉一眼就认出屏幕上的女儿,纵然上一次见到女儿她还是个“女娃”,如今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了,但在王老汉眼中,女儿几乎没有变化。“一点都没变,还跟小时候一个样。”说着,老人突然变得激动,忍不住抽泣起来。电话另一端的女儿吴媛也释放了沉积在心中多年的情绪,她说,看着将近70岁的老父亲“老瘦老瘦的”,忍不住心疼起来。

女儿:爸你回来吧 我们照顾你

老王:我怕你们仍然怪我

吴媛决定联系父亲的那一刻,就为父亲之后的生活规划好了。她希望先到广州,把老人的医药费付清,再把老父亲接回赡养。她说,已经联系好了一家敬老院,离家不远,王老汉住进去后有专人服侍,没有后顾之忧。

不过,亲人们的提议却遭到了王老汉的拒绝。原来,与亲人不相往来是他几十年来无法解开的心结。他声泪俱下地回忆,从他与前妻离婚、女儿8岁开始,他就没好好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他担心自己回去之后,亲人们仍然怪他。“他们现在都有自己的家庭,会不会把我送到养老院就不管我了,我身体这个样子,就算他们对我不好我也没办法,我哪也去不了。”老人始终坚持。

困局:老人未来该怎么办?

对于王老汉的想法,女儿吴媛十分委屈地说,王老汉在通话时没有关心过她目前的家庭生活,只是一味地要求“把钱汇到广州让他治病”,让她觉得有些不知所措。外甥女李琴则说,她理解老人的顾虑与心结,也承诺以后会照顾好老人。

可是,亲人们的承诺却始终无法获得王老汉的信任。“他们(亲人)都不愿意来广州看看我,我只希望他们来看看我也好,在电话里承诺那么多也没用。”另一方面,王老伯的执拗也开始让亲人们失去耐心。“我们不是不愿意去,我们是觉得他应该跟我们回家,在广州照顾起来不实际。”李琴告诉记者,如果事情陷入僵局,王老汉始终不愿意回老家接受治疗,亲人们将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赡养问题。

律师说法:老人不愿回 子女也需赡养

广州律协民事法律业务专业委员会委员马锦林告诉记者,老人的子女对老人有法定的赡养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相关规定,没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者服务的,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

因此,本新闻中老罗的行为属无因管理。老人的子女应把老罗为赡养救治老人所支出垫付的费用返还给老罗。如果老人执意不愿意跟子女回家,老人的子女可以把费用支付或预付给老罗,由老罗对老人进行赡养。老罗与老人的子女可以签署书面的委托赡养照顾老人协议书,就双方的权利义务进行明确。

文/广报全媒体记者 申卉、叶碧君

图/广报全媒体记者 陈忧子

通讯员/高三德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返回顶部
 上一篇:广州速度:日增市场主体806家
 下一篇:检察机关分析通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特点和